上午
思忖著
似乎因為擔心花的生死,而過早將花與花蟲的關係導成一個必需的抉擇

或許 真正思考 "如何是 好" 的時點 還 未 來到
花與花蟲之間的互生或互侵
依然需要給予時間演出二者生命迸發的微妙

過早的憂慮和防衛
小看了自然界彼此生命力的激盪
剝奪了花與花蟲尋找 堅 強 共 存 的潛力
而這過程,不正是自然,生命力的本衷

於是
”如何是 好”轉而成了 ”相信自然”的 看著辦

這短短的思忖之後
傍晚,下了一天的雨出現陽光

陽台上的玫瑰,在花蟲的攀附中探出了她鮮嫩的生命
花與花蟲 
同時 
長 大 了




看著,看著,
想起了達文西留下的話語
 
與”壞”當朋友,比當敵人,來得好




玫瑰堅強於如此白密的依附

而我的農藥
就靜靜地,看著辦
當花蟲攻陷玫瑰至瀕死,花蟲真正成"害"時
再使出最後一擊吧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ubuvoyage 的頭像
bubuvoyage

潛行者的春天

bubuvoya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