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情懷,無法被譯出表達
總以遁出感官之外的孔洞,游盪在個人的靈魂生命之中

可那些無以狀透的往往,卻都是感官生命的歷歷
只是儲存的方式,讓曾經的種種有形,無形隱流翻動在呼吸之間

像空氣中淡默的細述
卻極為深摯地與當下貼合
貼合到沒了貼合感   的 
合一

鄉愁
是這般情懷

生命一旦行至鄉徑之外
人生的況味就註定合著鄉愁
那是一輩子的淡默  在空氣中

無法預知,也無力消抿
需要勇氣與積極
呼吸著一份情懷 卻踏實於此刻當下

交雜氣息的融合
需要更大的心的涵量

膽怯的心擔不起過往,往往一味丟棄或假性遺忘

可鄉愁在心湖的顯影常常只在一刻明境
愁己入心,才會興起忘卻丟棄的意念
如同吸進了一口,才驚覺似地倒抽吐氣
這是瞞愰自己的傻勁

沒想過使力犯傻
我承盤著
知道那是一份特殊的力量
當我 合著它
含和吐納在下一秒的
生命力中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來法國前,曾假想猜測,什麼將是留駐心間的鄉愁?
然而鄉愁的形式超出了我的以為

屬於台北記憶的鄉愁
竟然是中山北路上,大學時自己常一路散步所望的天空和美術館旁抱過的大樹
還有士林往中山北路行經圓山高架路旁的山路,
曾經漫步行走的空氣,陽光和寧靜
那是我心中,台北的脈動,
車囂急湧襯著自己獨行所依的山道林木
似入,卻出
我始終記得那份寧靜,
寧靜中蒙太奇映現外雙溪的潺流聲

還有椰林大道的陽光
時而往來的腳踏車,和我走走停停總會坐下的花圃水泥
總圖紅木書桌的氣味和手感

買雞排的等待

......

可鄉愁之所以為鄉愁
就是因為它不再重現的斷然

幾度回去台灣,想再尋回鄉愁的曾經,減緩不再的斷然感
可每每
尋到的多是人事全非之感
烙下的情懷,只能再在內心承捧著它的原樣
一如鄉愁的質性

一旦走出徑外
就烙下了永遠的情懷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份鄉愁尚分前後彼此
二種以致二種以上的鄉愁

吐納中已然不知何處是鄉何處以愁
生命的韻律被交雜帶著走
被一再需要交融的這些那些撐拓著心力

而後,只能走向無邊
才足以承盤起一切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已然對巴黎蒙起深切濃郁的鄉愁

地鐵的髒亂
關門前的響聲

火車站的廣播音樂
車廂內的氣味.陽光.速度

隨著四季而來的電視節目
春天的草莓,夏天的瓜
花開
秋落

夏日陽光的粉紅酒
秋天的葡萄,冬季的功克力

可以想見,這般鄉愁的深刻
四季裡,溫度間
皆是秒秒生命習慣的歷歷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ubuvoyage 的頭像
bubuvoyage

潛行者的春天

bubuvoya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